您的位置: 梁平网 > 人文梁平  > 正文
梁平抬儿调:世代吼出的山谷绝唱
 2017-12-12 09:37:40 来源:梁平网-梁平日报

蟠龙杨家班抬儿调。

梁平抬儿调参加央视《民歌·中国》节目录制。

小学生表演梁平抬儿调。

梁平抬儿调。

   记者 唐 祎

  “号子震天吼哦,背着太阳走哦,杠子搭肩上哦,号子喊起来哦!”“猴石纤呦猴石纤呦,今日我们把你歼呦。山高路险不怕难呦,万丈深渊脚下踩呦。”一阵吆喝,众人齐吼,铿锵有力的号子声在山道上飘逸开来。

  这就是梁平的“抬儿调”,又称抬工号子,流传于梁平区域内的一种传统的民间音乐形式。它的产生源于人们的生产劳动和民俗活动之中,距今约有500多年历史。

  “抬儿调”唱词通俗诙谐,音调高亢欢快,具有见人唱人、见物唱物、即兴发挥的特点。经过数百年发展,现已由一种劳动号子演变成一种民间哼唱音乐。2008年,梁平抬儿调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近日,记者来到蟠龙镇扈槽村八组,见到了梁平抬儿调的唯一市级传承人杨学超。已是古稀之龄的杨学超,如今身子骨依旧硬朗,他用一声声的“号子”,唱出了抬儿调的起源兴衰。

  “清早起来把床下,象牙梳儿手中拿。前头梳的一匹瓦,后头梳的双鞑鞑儿。”提起抬儿调,杨学超不由自主地就唱了起来。

  “我屋祖上几代都是抬工,我是听着抬儿调长大的。现在唱的调子,也基本都是从父辈那里学来的。”从几岁时跟着父亲哼唱,然后自己当抬工到现在,抬儿调伴随着杨学超的一生。

  在之前,梁平当地无论是修房造屋、建桥铺路,还是迎亲娶媳、抬棺送丧,都少不了抬工或俗称“抬脚儿”的活。抬工抬物人数的多少,是根据所抬物体的重量来决定的。一般按每人分摊一百斤左右的重量来决定抬工人数。如二抬、四抬、八抬……再根据抬数的多少,从前面至后面分一杠、二杠、三杠……每杠两人,抬前面的称前杠,抬后面的称后杠。一杠的前杠称“尖子”,是控制速度、协调步伐、领唱抬儿调的灵魂人物。一杠的后杠叫“黑拐”,也叫“滑腿”,是控制行进速度的位子。二杠抬前的叫“二把”,抬后的叫“后二把”;三杠、四杠……以此类推。最后一杠的前杠叫“红拐”,后杠叫“尾巴”。抬红拐、尾巴的抬工,要体力强、桩子稳、经验丰富者才能胜任。每个抬工在不同的位置各司其职,各尽其责;不管多少抬,整个集体在尖子抬唱的指挥下步子协调,人力合一。

  “喊到哪个脚,就要落到哪个脚。”杨学超介绍道,“抬儿调是由抬工号子发展演变而来的,唱词一般为四句或八句,也有十句或十几句的。领唱者皆由抬一杠的尖子担任,吼唱节奏的快慢,皆由领唱者根据路况的难易、速度的舒缓来决定。一旦听到节奏缓缓的抬歌,就可以想象其路艰险难行,谨小慎微的迈步情形。尖子还可以看见什么唱什么,以报路示警,保障安全。”

  “嘿嘿嘿嘿”杨学超一声吼,“感觉吼出来很舒畅,特别是抬着重物,被压着的感受得不到释放,只有通过唱抬儿调才感觉不到那么累。”

  据介绍,梁平抬儿调根据抬运的内容分为三大类:脚踏调、四桥调、龙杠调。脚踏调是从事抬运物品劳动时吼唱的调子,有吼有唱,曲调欢快高亢,歌词内容丰富,词曲也最丰富,在当地流传最广。四桥调是抬花轿时吼的号子,只吼不唱,吼中带有简洁的音律。主要功能是通报路况,互通信息,保证安全,如前面的抬工吼“天上明晃晃”(表示前面有水坑),后面的抬工就应和“地下水凼凼”(表示知道并注意)。龙杠调是办丧事抬送棺木吼唱的调子,有吼有唱,曲调苍凉忧怨,凄恻悲伤。歌词有相对比较程式的内容,送男丧一般吼唱《想郎》,送女丧一般吼唱《十月怀胎》之类。抬工也可根据死者生世自编自唱。不论哪一类,哼唱的调子都分上下两句,前杠哼唱上句,后杠跟着重复哼唱上句;前杠再哼唱下句,后杠也跟着哼唱下句。

  传说,天上玉帝不知人间的苦乐。一次太白金星问玉帝,人间什么样的人最苦,什么样的人最快乐?玉帝笑答:当然饮酒者最苦,抬脚儿最乐。太白金星不解,玉帝说,你不见饮酒者眉头紧锁苦不堪言,而抬脚儿草履赤臂,肩负重物仍歌之舞之喜形于色,岂不乐乎?这是对“梁平抬儿调”欢快风格最贴切的描述。

  “哎……依咯哟喂,山上那个树木哦,有那个哎……”杨学超高声唱着,“平时没事也爱唱两嗓子,习惯了。”杨学超从20岁开始跟在父亲后面当抬工,那时父亲一直是在当尖子,父亲在前面吼,他在后面应答,到27岁,父亲年迈,他便开始当上了尖子,平时哪里有活儿,都是雇主先叫上他,他再组织人。从20岁到现在,当抬工50多年,也唱了50多年,抬儿调已成为杨学超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就是那么平凡的一唱,唱出了世代传承下来的不灭文化。

  梁平抬儿调历来皆以口传心授的方式传承,没有曲谱和歌词的文字记录。抬工记得的就传下来了,没记住的就丢失了。因此,千百年来,丢失的是茫茫大海,留下的是泛泛小溪。

  “这是祖辈留给我们的文化财富,不能丢啊。”谈起抬儿调的传承,杨学超神色动容,“随着社会的进步发展,先进的交通运输方式代替了繁重的体力劳动,抬工再难养家糊口,村里的年轻人基本都出去务工,抬工也将慢慢消失了。”

  面对社会的现状,杨学超忧心忡忡。害怕这一祖辈留下的瑰宝失传,害怕山间再也不能听到那粗犷、充满最原始野性的吼唱。多年来,他一直致力于抬儿调的传承发展,悉心培养晚辈,定期到作为传承基地的蟠龙中心小学教孩子们演唱,闲暇时间,招呼左邻右舍组成“杨家班”,吼唱几句,让这一逐渐衰落消失、濒临灭绝的文化遗产能后继有人,能继续发展。

  为了让抬儿调能更好地传承与发展,梁平区上下也付出很多心血。区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工作人员,走村串户,收集整理了七百多首抬儿调歌曲和唱词,编成《梁平抬儿调》专辑,使得人们唱有本本,研有凭借。为了让抬儿调被更多的人熟悉知晓,我区逐渐将抬儿调搬上了舞台,多次参加国家、市、县大型活动的演出。以舞台化的表演形式和原生态演唱相结合,演员和地道的农民同台献技,风格独到,深受群众喜爱。2010年6月,杨学超等人到北京参加央视《民歌·中国》音乐栏目的录制,获得了栏目组导演的高度评价,从而进一步扩大了影响,得到了更广泛的宣传和普及。

  幼时与抬儿调结缘,杨学超用自己的一生诠释了抬儿调的天然之美,让抬儿调走出大山,来到世人面前,愉悦并振奋着无数观众的心。而抬儿调作为梁平文化之萃,用其独特神秘的魅力与魔力,让杨学超凭借一声声“号子”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传奇人生。我们有理由相信,一段传奇——梁平抬儿调将继续延绵激荡,生生不息,唱出梁平人的乐观豁达与欣欣向荣!

  本文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责任编辑:董整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