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梁平网 > 人文梁平  > 正文
孟浩然 生挺凌云节 飘摇仍自持
 2017-12-21 09:18:44 来源:梁平网-梁平日报

孟浩然故居纪念碑。

孟浩然故居。

孟浩然故居一角。

古朴的窗户

    在碧山镇新元村孟家坝的村舍之中,一座古式庄院格外引人注目,它古朴、厚重、沧桑。初冬时节,淅淅沥沥的细雨淋在古宅院里,使得它更有朦胧之美,这座庄园便是民国将领孟浩然的故居。

    踏进院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宽大的石坝,石条上生长着一些青苔,似是被人随意扔在地上的。石坝周围有石条花凳,凳基四周还雕有精美的图案,这些图案线条优美、栩栩如生。两边厢房宽敞,正厅五间高大。整个院落木柱、板壁,严丝合缝、设计合理。最特别的是正房和两厢房屋脊正中的花饰宝顶,都还高高耸立着,令人惊叹。屋檐下的老人正在用竹片制作农具。走进屋檐,便能看到房屋、门窗、椽子、地板上的雕刻,有人物、花、马等,构图精致,栩栩如生,具有相当高的艺术价值。

    这座庄院从1936年开始建造,到1946年完工,前前后后共修建了十年,当时孟浩然正在前方抗日,庄院正是家人经营修建的。

   “大竹清河场的饭吃不得,梁山石桥铺的梦做不得。”曾几何时流传一方的民谚,现不知还有几人记得,“梦”,谐音“孟”,指孟浩然。他在起义前后为革命事业作出贡献巨大,在梁平至今还流传着他的故事。

    ◆年少家贫 迫为义寇

    清朝末年,内忧外患,社会动荡不安,孟浩然就出生在这样一个时代。1897年,他出生于大竹、梁平交界处的碧山镇新元村的石桥铺街边,属于两县共管。

    孟浩然少时家贫,家里兄弟姐妹众多,为维持生计,便跟一位老师傅学习裁缝,但收入微薄。无以为继之时,无奈上山为寇,成为了绿林好汉。

    孟浩然初为匪徒仅15岁,匪首欺他年少,每次下山抢完东西,都不分给他。孟浩然愤然道:“我要是做了这土匪头子,该谁的就是谁的,绝不会行不公之事。”某次外出抢劫,匪首身亡,大家就选孟浩然做了大哥。他常年带领队伍流窜于大竹、开江一带,专抢乡绅豪吏。由于他行事公正、待人真诚,他的土匪队伍因此越来越大,一度达到上百人。

    ◆爱兵惜才 重情重义

    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逢国军扩编之际,孟浩然明白不能一世为寇,也想给这些兄弟们找一条出路,在征询大家的意见之后便决定加入国军。此后长期在川军任职。

    1931年,中国开始了长达14年的战争。1937年,孟浩然任第21军145师436旅旅长,率部跟随刘湘出川抗日,转战皖浙一带。1939年,任第50军145师师长。

    孟浩然在安徽作战时,妻子劳累成疾,孟浩然便留下来照顾她。一日,妻子对孟浩然说自己想吃糯米饭,这话不知怎么的就传出去了。次日中午,当地乡长背了几斤糯米送给孟浩然,看着眼前的糯米,孟浩然皱着眉:“警卫连吃饭了吗?”同行士兵支支吾吾道,“吃了、吃了……”孟浩然觉得不对劲,便去厨房询问,才发现警卫连几日来都食不果腹。孟浩然训斥了卫兵,并把糯米送到了厨房,做成糯米粥分给警卫连的士兵。妻子得知此事,心生埋怨,“我都生病了,只是想吃点糯米饭,为何要分给大家?”孟浩然温情地搂着妻子道:“士兵们用生命保护我们的安全,我们又怎么能只顾自己不管他们呢?”

    后来,孟浩然的部队来了一个姓廖的参谋长,年轻气盛,由于孟浩然不识字,又曾是绿林好汉,因此廖参谋长十分瞧不起孟浩然。在一次战前会议中,孟浩然对廖参谋长说道:“廖参谋,这日军就快要打过来了,咱们的部队是怎么布置的?”廖参谋长高声说道:“这次日军部队较多,又是重武器为主,肯定会走大路,我们要在大路口集中兵力,小路只派一个连放哨就可以了。”大家都跟着说“对对对……”孟浩然想了想,问道:“要是敌人从小路过来偷袭我们怎么办?”廖参谋长说道:“师长你放心,这是日本的正规军,重武器也多,怎么可能从小路过来?”结果日军大部队从小路发起进攻,孟浩然所在部队只得撤退,一直撤了100多里。吃了败仗自然要受罚,孟浩然觉得这参谋虽然年轻气盛,但不输志气,于是他自己一力承担了这个责任。

    一日清晨,日军突然向孟浩然所在的驻地发起攻击,起初虽然只是零碎的枪声,但是孟浩然觉得不对劲,便命令全军进入战斗,后来战斗越来越激烈,伤亡也越来越多,但是日军装备先进,又是早有准备,伤员一个接一个地从阵地上撤下来,军心很是动摇。孟浩然带领警卫连来到前线,亲自督阵。他的一个部下刘团长三次从阵地上下来报告,前线紧急,但是孟浩然坚持战斗,誓要击退日军。刘团长向孟浩然说道:“师长,我阵亡后就只有一个愿望,希望你能够将我的子女接到城里,抚养长大。”孟浩然叹了口气,拍了拍刘团长的肩膀,转过头去,默然应允。战斗结束后,刘团长壮烈牺牲。孟浩然将刘团长的子女接到自己的家中并抚养他们长大成人。

    孟浩然公私分明、惜才如命的态度在军中人尽皆知,因此在军队中树立了极高的威望。

    ◆是非分明 造福乡里

    孟浩然的父亲因品质问题被族人处死,他做了国民党军官后第一次回乡,处死他父亲的人怕得要命,怕孟浩然找他算账,于是赶紧外逃躲藏。孟浩然诚恳地找人带信劝他回来,以礼相待,说他父亲不务正业,干坏事被处死是应该的,并且还在族人面前推荐此人当族长。孟浩然是非分明,不避亲疏的态度,赢得了乡人的赞誉。

    一次孟浩然回乡探亲,乡亲们都来向孟浩然诉苦,说周围有一伙土匪到处抢劫,害苦了乡亲。孟浩然发现这群土匪就是他原来的绿林部下,孟浩然想办法叫他们下山并抓住了他们,劝他们不再为匪。但族人孟幺霸王、混世魔王等人仍不悔改,孟浩然便下令处决了他们,并警告族人和乡邻,谁再为匪者,照此办理,绝不留情。

    抗战胜利后,孟浩然回到了家乡。见乡里一些孤寡老人生活困难,他便在三民乡、石桥铺一带,自动义养百多名孤寡老人。给他们提供居住场所,给他们每人每月发大米、油、盐等生活物品。他对自己的佃户也自动减收租谷,以减轻他们的负担,得到了百姓的称誉。他善于为人处世,帮助邻里解决纠纷,多行义事,为家乡修桥修路。并且孟浩然还担起了家乡的治安任务,他在家期间,附近百里的匪寇都无影无踪。

    ◆支持革命 维护安宁

    抗战胜利后,国共两党开始内战,孟浩然被蒋政权排挤,于1947年回到家乡,这时共产党领导的虎南革命根据地正活动在这一带。根据孟浩然一生的事迹和长期的观察,共产党认为他的出身和一生行事都不错,便把他作为争取对象。这天,一个叫王敏的人来到孟浩然家中,自称是王维舟的侄儿,前来拜访孟浩然。王敏告知来意,希望孟浩然能够起义投诚,加入共产党,孟浩然没有答应,但是他保证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

    王敏说服孟浩然失败后,组织便安排石安国去给孟浩然做思想工作。因为石安国是地下党员,与孟浩然是同乡,从小就是要好的朋友且一直都有联系。石安国找孟浩然的牌友易其义去试探一下,孟浩然对易其义说:“其实我知道我周围的人大都是地下党员,当然也包括我的好朋友石安国。不过你们放心,我不会出卖你们,你们有什么需求和帮助也可以跟我说,但是起义投诚的事,还是让我再想想。”孟浩然言出必行,有时候地下党员就在他眼皮底下活动,但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视而不见。

    解放战争期间,“虎南区游击队”撤退,其中有一部分就要路过孟浩然家,组织便通知孟浩然关照一下。孟浩然命令部下认真保护,让游击队顺利通过。并且在罗元滩桥头派一个班的守卫,保证游击队能够安全通过,直到过完为止。由于当时周围还有其他的国民党驻军,这些驻军并不属于孟浩然管,为了牵制他们,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孟浩然在石桥铺上大摆宴席,宴请这些驻军,并且在宴会上高声大谈,“石桥铺很安全,绝对没有共产党。”

    解放前夕,孟浩然看清形势,决心起义投诚。当时,国民党为对抗共产党,命令孟浩然与范绍增组织部队打击活动于梁山、大竹一带的游击队,孟浩然借这个机会,与范绍增组成“挺进军”。由于他公正无私、爱惜士兵,很多人都前来投奔,部队达到了上万人。孟浩然虽然表面上响应蒋介石,允诺打击共产党的游击队,但是他组织部队的目的其实是为了保护地方,维护治安,并且为起义投诚作准备。1949年,重庆解放,刘邓首长号召起义,他和范绍增便宣布起义投诚。起义投诚以后,他为保护地方安全,将部队驻扎大竹、梁山边界,以防止国民党的溃军骚扰。当西湖部队路过石桥铺时,他组织部队和群众夹道欢迎。1950年,起义部队接受改编,他参加了高级干部学习,1953年病逝于重庆歌乐山。

    孟浩然生活在一个动荡的时代,虽时代不济,风雨飘摇,但他有一腔热血,他从军报国、上阵杀敌、投身革命,他的一生就是近代中国历史的一个缩影。像孟浩然一样,无数的中华儿女用自己的满腔热血保家卫国,谱写了一曲曲气壮山河的英雄赞歌!

    古朴的围墙,沧桑的灰瓦,厚重的石板,颓圮的门桩,这古院显得宁静而平淡,古朴而自然。雨落下,与古院发出滴滴哒哒的声音,似乎是在述说着孟浩然的风云一生。(文/图 记者 张耀

责任编辑:董整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