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梁平网 > 旅游休闲  > 正文
八庙远离喧嚣的山中“隐士”
 2018-01-10 10:10:02 来源:梁平网-梁平日报

八庙后门。

八庙内景。

八庙内厢房。

  文\图 记者 吴 平

  风高廊庙家声远,望重凌烟世泽长。听闻位于我区虎城镇八林村八组,修建于清同治十二年的八庙,在鼎盛时期,每逢庙会,虎城镇相邻集镇和附近达县(现达州)、大竹县的20多个场镇的近万名信众八方来朝,香客不绝、气势万千,曾被视为一方佛教圣地,于2011年公布为第三批县级文物保护单位。记者决定前往一探究竟。

  闻讯寻庙,遗迹初现

  驱车行驶在蜿蜒的山路间,满山苍翠擦身而过,四周充斥着鸟语花香,经一个多小时的行程,终于见到八庙的风采。

  八庙前,一条宽3米的百步石梯从土路直通八庙大门,虽然现在石梯上已杂草丛生,但站立石梯前由下向上望去,仍能感受其曾经恢弘的气势。听说,在石梯尽头原有一戏台,台柱为需两人合围而抱的圆形整石筑成,戏台与庙门等高,被称为“山门”,是八庙的第一道“大门”,如今却消匿于历史中。

  走进八庙,见此庙为四合院布局,坐西北朝东南,砖木结构,占地面积1300平方米。前殿三间宽9.4米,进深4间9.5米,通高7米﹔左右封火墙。后殿面阔3间12米,进深4间13米,木结构悬山式屋顶﹔穿斗式梁架,4柱3穿。前后殿阶梯由条石砌成,踏道多级。左厢房2间6米,进深3间7米,右厢房2间6.5米,进深3间8米。岁月在其主体建筑上留下的斑驳痕迹,让八庙更具沧桑韵味。

  虽然八庙内主体建筑损毁严重,但该寺庙遗址对于研究清代当地的宗教文化与宗教建筑仍具有一定价值。

  走出八庙,沿着石梯踏上来时的路,清风拂过,带着满山的翠绿悉悉索索,霎时回眸望着八庙,它似乎缓缓地开始了“自己人生”的讲述。

  八庙虽小,广纳神佛

  八庙建于清同治年间,当时民间崇拜宗教的风气比较浓厚,在虎城一带各种教派众多,民众主要信奉巫教、道教、儒教、佛教,而小小的八庙海纳百川,容纳了民间所有主流教派。在这里,各种教派的元素以一种完美的比例搭配,各教信徒间彼此融洽相处,彰显出“大道归一”的盛状。是什么使一隅之地出现“百家争鸣”之况呢?

  由于梁平古代是巴人的聚居地,巴人是“巫咸”的后代,巫咸是“五帝”时的大巫师,加之巫师在施法时鬼舞神跳,就好似袖珍小品一样,而中间唱“包头戏”却是正宗的梁山灯戏,故而巫教当时极为盛行,众多的梁山人不入巫教,却拜巫教,其目的只为看戏。巫教当时在满足人们信仰同时也娱乐了大家的空闲生活。

  道教源于古代巫术,2500年前分化出来,主张“全信归真”、“修身养性”。当时梁山的道士以住家、农耕为主,出门为人家超度亡灵为副业,由于亡灵的超度表达了后人对逝去父母长辈的崇敬心理,即孔子提倡的“祭之以礼”、“慎终追远”的思想,故而即使有些知识人明白这是迷信,但怀着对父母的崇敬,也一样做道场,使得崇信道教之人比巫教有过之而无不及。

  儒教崇尚“礼乐”和“仁义”,提倡“忠恕”和“中庸”之道,重视人们伦理和道德教育,以祭孔子、关羽、岳飞等先圣为主,同时也给人家超度亡灵。信奉儒教之人信天信地,忠君爱国,侍奉尊长,尊敬老师,为两千多年文明社会打下基础。

  佛教讲求修持、除烦恼、最后成佛升天,所以在生活复杂艰难的社会中,想要摆脱烦恼,“吃斋念佛”是最好的精神解脱。当时虎城及周边以信奉公正保护神的观音最多。

  巫教、道教、儒教、佛教的教义不同却具有共通性,符合了人们对真善美的向往,对美好生活的渴望,故而能在小小的一庙中见其所有,也显得不足为奇了。

  梦迁八庙,巧解难题

  清同治十二年,当时虎城镇的乡绅本是一盐商,由于军盐垄断,被迫改行做起了祭祀用品生意。在当时崇尚宗教之风盛行的大环境下,本应销路广阔的生意,却因大小寺庙众多、人流分散而生意惨淡。看着堆积如山的香烛和纸钱,乡绅终日愁眉苦脸、坐卧不安。

  一夜,乡绅酣睡时突发一梦。梦中,一白眉垂肩的老人问其:“你已衣食无忧,却为何整日惶惶不安?可有何困扰,看我能否帮你解决?”乡绅叹息道:“货物堆积、销路惨淡,如此下去明年赋税如何上交!”老者盯着乡绅微微一笑道:“无妨,你将附近香火最旺的寺庙迁至一处,信奉之人自当前来,到时你的货物还愁没有销路吗?”乡绅猛然惊醒翻身而起,顿时睡意全无,心道“如此甚好!”

  次日,乡绅大肆召集工匠,将虎城镇的巫坛、道观、儒庙、佛堂中香火最旺盛的八座,全部迁至自己的香烛店边,也就是如今的八林村。从此八座小庙统称为八庙,庙内供奉道家、儒家、佛家的神像,庙前建一戏台,用于巫教祭祀表演。建成后,来八庙虔诚祭拜的人络绎不绝,巫教的戏台表演也成为当时娱乐的主要方式。乡绅在解决自己难题的同时,也造就了之后香火盛极一时的八庙。

  八庙“显灵”,迷途归返

  时至清末,八庙香火鼎盛,不仅仅是祭祀神灵的场所,更是地方赶庙会的中心,每日门庭若市。

  虎城镇一名为彭宣的豪绅,祖籍在八林村。彭宣忙于生意常年在外,其妻子为人淳朴、信奉佛教,其子彭瑜自幼与母亲相伴,母子感情深厚。

  彭瑜15岁那年,其母患顽疾,久治不愈,半年后病危,而彭宣在外经商,对此事一无所知。当彭宣归家时,其妻已故、下葬多日。彭瑜因此事心生记恨,对其父避而不见,终日游手好闲,吸食鸦片麻醉自己。在其浑浑噩噩的生活外却唯独信奉佛教,每逢庙会必去虔诚祭拜。

  彭宣眼见堕落的儿子日渐消瘦,心急如焚,但对其教导无用、打骂不听,每日痛心疾首却无可奈何。一日,八庙的一僧人找到彭宣赐予一计。“你的孩子因丧母之痛而堕落,且他信奉佛理,我们为何不让观音‘显灵’来劝其回归正途呢……”

  又一个赶庙会的日子,彭瑜如往常一般来到八庙,穿过喧嚣的戏台,跪拜到观音像前。只有此时,他空洞的眼神中才有一丝神采,他默默念叨着,对着观音像一拜、二拜。忽然,耳边响起一个声音“观音显灵啦!”彭瑜猛地抬头,观音像竟然流下了两行泪水,在泪水流过的观音身上慢慢显现出几个大字︰人无善恶,善恶存乎尔心。彭瑜愣愣地盯着佛像,忽地明悟般猛然拜下。此后,彭瑜改掉此前恶习,成为八庙的带发弟子常伴佛前。

  庙内练武,庙前护粮

  那日,与记者同行的廖国江老人,现年80岁,他凝视着眼前的八庙,追忆起他堂哥廖国兴的故事。

  解放前时局动荡,流寇、土匪横行,人人衣不裹肤、食不饱腹,都为寻一处安身之所而四处奔波。八林村的有钱人为了保护自身财产和维护当地治安,特意捐钱组建了一支名为“刀儿教”的地方武装。廖国兴就是其中一支小队的队长,他以八庙为家,常年于八庙内练武,传闻他练就一身金钟罩,子弹和尖锐兵器伤不得其身。他的这身本领远近闻名,附近的荡寇每每遇见他的小队总会不战而退。

  一日,一群土匪下山抢粮,经过八庙时正值豪绅放粮济民,整整三车粮食被土匪抢劫一空。当土匪准备离去时,巡逻完的廖国兴独自一人回到八庙,与土匪碰了个正着。20多人的土匪有枪有刀,廖国兴单枪匹马一双拳头,双方对峙了起来。土匪也知此地不宜久留,但是听闻对面这人刀枪不入怎么办?土匪似乎相信了传闻,放下刀枪,拿起身边的钝器,与廖国兴搏斗起来。当最近的巡逻队赶到时,土匪跑了,廖国兴倒下了,粮食保住了!

  琥珀色的黄昏带着淡淡的朦胧,点点细碎的阳光穿越树叶的间隙照射到我的脸上,一片落叶悄然飘落,那悠然的曲线,蓦然划亮我的目光。我回过神,扭头朝着来时的路走去。这,是我看到的八庙,它建筑风格别致却名不见经传﹔这,是我听到的八庙,它“身世”离奇、福泽一方却日渐被人们所淡忘。八庙如隐士般,匿于山中,悠然自得,它以自己的方式寻一份恬静,告诉我们独处也是一种时尚。

 

责任编辑:董整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