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寨情怀

  谭仕华

  很久没有回老家虎城了,前几天,朋友相约去虎城镇踏踏青,再去去猫儿寨。

  汽车停在猫儿寨下,徒步而上。山坡两边,尽是瓢儿菜、豌豆尖、小白菜、莴笋等,嫩得娇人,鲜得心欢。白菜花、胡豆花、野花到处都是,煞是逗人。采两朵,闻一闻,所有的疲劳、烦恼瞬间消失,只有淡淡的清香伴着畅快淋漓的心境。

  “吃清明菜粑粑啰!”不知对面哪家主妇大声叫喊,引得我们几个驻足静听,非常期待她再来一句:对面爬寨的几个也过来。我们干巴巴地望了好久,就是没有下文。清明菜粑粑是家乡的名小吃,在儿时的记忆里,采摘清明菜是小孩的活,一大早,提着竹篮,一路吆喝,找一块很肥的土地,挑选最鲜嫩的清明菜尖。母亲用春节没吃完的盛在坛子里的汤圆粉,和着刚采摘的清明菜,再包上腊肉炒咸菜,放在蒸笼里蒸。蒸笼还没冒热气,几个小孩就不停地围着母亲转,“好了没有,我只想看看”。“几个饿牢鬼,快去拿筷子”!“喔”!他们都去拿筷子,我的手直伸进蒸笼。母亲做着要打人的样子,结果我抓起就跑,他们嫉妒得不得了。清明菜粑粑青白相间,很有弹性,放在嘴里很有嚼劲,一口咬开,腊香、清香扑鼻而来,一次不吃好几个绝不过瘾。如今,县城里也有清明菜粑粑卖,但老是觉得生硬,没有了清香,或许是没有家乡的味道吧!

  仰望寨坎,奇石耸立,万石迭起,崖壁笔直,历经千年沧桑风雨洗礼的痕迹尽收眼底。巨石修葺的墙寨,凝聚了先人无穷的智慧与力量。我们在寨墙边寻找上世纪20、30年代,梁山(今梁平)第一届县委中心机关设置的地方,努力地想象猫儿寨人蔡奎如何领导游击队在虎南大赤区纵横驰骋,在百里竹海与敌周旋而令敌人闻风丧胆,如何在猫儿寨安营扎寨。女英雄胡芳玉也出生在猫儿寨,在重庆渣滓洞牺牲。她是梁平地下党的代名词,革命的象征,我们只能从影视剧《潜伏》中的形象想象猫儿寨众多的英雄儿女,为国为民,百折不挠,机智英勇。他们就像猫儿寨一样高大雄伟,立地顶天!仿佛间,隆隆炮声、惨烈的厮杀声似在耳畔回响,尸首遍地、阵阵硝烟如在眼前浮现!如今强盛崛起的中国容不得周边小国的半点挑衅,徜徉在古寨边,没有什么比生活在自己的祖国更自豪!

  寨上偶尔遇见不知是摘掉了的还是故意留给游客采摘的一些小的虎城柚在风中摇曳。终于忍不住,朋友伸出了贪婪的手,附近的居民也不说,我们三下五除二,去皮入口,甘甜清香,水分仍很充足。院坝隔三岔五,三五几个看似农民模样的人坐在院坝里,喝着清茶,磕着瓜子,讨论着新的一年增种多少柚苗,预算着来年更高。也有几个中年妇女在院坝外指指点点,谈论着如何将清洁做得更好,看来梁平区的“打造文明乡村建设”之风吹遍了梁平的所有角落,也在猫儿寨上生根发芽。干净整洁的路面,隔不多远就有颇具特色的垃圾箱,温馨的提示……我看不只是清洁卫生的建设,更有的是提升文明、提升素质的建设。不远处仍有工人施工的声音,我们知道,“绣花”“精准”的旅游打造还在猫儿寨延续。家乡的梦想一步步在实现,人们的生活翻天覆地地在变化,没有什么比得了当今的政策措施好!

  回城的路上大家还在兴奋,说不尽的梁平巨变,道不完的中国梦想,还有那弯弯曲曲的家乡古寨情结!

 

编辑:董整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