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有需要我就必须到”

——记老村医赵正灿的45年行医路

赵正灿为病人测量血压。

  文/图 记者 吴 平

  “唰、唰、唰……”5月10日,一夜雨后,让天有些阴沉,早上8点不到,碧山镇清平社区卫生室,76岁的老村医赵正灿挥舞着扫帚,清扫着卫生室前的空地,这是他一天的开始。

  而后,赵正灿坐在问诊桌前,拿起一本医书翻阅,静静地等待今天第一位病人的到来。

  今年,是赵正灿在这里坚守的第45个年头。45年里,他已记不清自己走过多少里山路,为多少病人赊下过药费。在他心里一直遵循着一句话:“病人有需要我就必须到”。

  “病人把命都交给了我,走点路、赊点钱又算什么!”当被提及为何会选择做乡村医生,而且一干就是一辈子时,赵正灿表示,这一切还源于他儿时的经历。

  立志 求学做个好医生

  在赵正灿6岁时,作为一家之主的父亲过度操劳患上了肺病。那时家里穷,年幼的他便帮着大人分担家务。

  “从小听到父亲撕心裂肺地咳嗽,我就立志要当医生。”12岁那年,赵正灿听说毗邻碧山镇的医生赵天华医术好,在当地很有名气,他便只身前往拜师学艺。

  “山顶有花山脚香,桥下有水桥上凉,高山打鼓远闻声,听说赵师父医术棒,今日特来拜师学艺。”

  赵正灿见面时的这段开场白,给赵天华留下了“人很机灵、会说话”的印象。一本《金匮玉函要略方》,赵正灿不到半天时间就背下10余记药方,赵天华便爽快地收下了他这个徒弟。

  挖草、认药、背着药箱跟着师傅跑,学医期间,除了学习师傅的医术,赵正灿还记住了师傅的两点教导:一是急病人所急,不论何时,随请随到;二是时间就是生命,跑步前进看病人。

  “我印象中师傅花钱最多的地方就是买鞋子。”赵正灿说,那一双双被师傅跑烂的鞋子,分明就是师傅医德的体现,当时他就暗下决心,自己也要做一个师傅那样的好医生。

  求学认真的赵正灿很快就开始独挡一面。1973年,赵正灿回到碧山走家串户为当地村民看病,随后又参加并通过梁平组织的第一批乡村医生医学考试。一步步,赵正灿在自己梦想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越来越坚定。一路走下来,就是一辈子。

  为民 行医45年如一日

  上午10点,陆陆续续有人走进卫生室,找赵正灿看病、聊天,似乎这里就是他们的家,而赵正灿就是他们的亲人。

  “赵医生,我又来了,帮我检查检查身体,我最近总感觉心慌,看看是不是血压高了。”74岁的彭邦贤走进卫生室,一边挽衣袖一边感激地说:“要不是你,我这条老命怕是在两年前就没了。”

  2016年1月的一天,正是人们口中的“五九”天,凌晨3点,正在睡熟的赵正灿迷迷糊糊中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焦急的求助声让他顿时睡意全无。

  “赵医生,你快来看看,我妈躺在床上一直喊疼……”未等电话说完,赵正灿立马换上衣服,背起近15公斤的医药箱,顶着寒风就直奔电话那头的彭邦贤家。

  已74岁的赵正灿打着手电筒一路小跑,冲到彭邦贤家。看着已疼得大汗淋漓的彭邦贤,赵正灿立即动手开始急救,输液、按摩……近3个小时的忙碌,让肺气肿病发的彭邦贤病情得以缓解,连续3天的上门治疗,彭邦贤的病情最终得以好转。

  “赵医生把我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却只收几十块药品成本钱。”彭邦贤说,村里能有这样的好医生,她能有这样的好邻居,真是她的福气。

  但这对于赵正灿来说,仅仅是生活中很小、很平常的一件事。

  45年来,赵正灿的足迹遍布了碧山镇及周边乡镇的山山水水,他通过长年的上门服务和卫生室门诊工作,让群众享受到了小病不出村、大病少花钱的医疗服务。

  坚守 只愿一方百姓健康

  在清平社区卫生室里,摆放着一台电脑,虽有些破旧,却承担着为村民刷医保卡的使命。“这3副中药你拿好,一共18块。”赵正灿把配好的中药递给前来看病的田胜文说:“账记着还是这次给?”

  “这次我带了医保卡,加上前两次的,一共68块钱,一起刷了吧。”田胜文一手接过药,一手从兜里摸出卡递给赵正灿。

  “莫吃咸了,没事的时候多来测测血压……”赵正灿送走田胜文说,如今他年龄大了,跑不了太远的山路,只能学学电脑,为大家刷医保卡,尽量为病人多提供便捷的服务。

  如今,76岁的赵正灿本已可以退休安享晚年,但他却依旧乐此不疲地守在小小的卫生室,坚守自己的行医事业,守护一方百姓的健康。

  在赵正灿看来,一个村医的成就不是看的病人越来越多、收入越来越高,而是村民的卫生习惯越来越好,发病、看病的人越来越少。

 

编辑:董整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