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与回望(组诗)

  谢泽雄

  袁驿古镇

  阴影从高处漏下来

  我听到罗筛筛米的细响

  一盏盏如豆的油灯

  照亮飞奔的马嘶

  “啾,啾——”

  八百里加急,暴风雨骤停

  一道鞭响,喝断大数据

  今天,如何云计算

  一颗荔枝

  谁在问:驿亭安在?

  紫云桥下丁咚的流水笑而不语

  转瞬,旭日东升,云霞满天

  那些五颜六色的人人马马

  复归于刷房街

  青石板一般

  宁静

  袁驿豆干

  舌尖上的百慕大三角

  我的小小的味蕾

  帆船,瞬间倾覆

  在你芬芳悠远

  不可捉摸的黑洞

  沉沉浮浮的人生

  不停地咀嚼

  小小的驿站

  陆游,范成大

  客死袁驿也是心甘

  在一条通向长安

  西大路的枝头

  繁花锦簇的盛世

  随身携带

  炊烟与书房

  秀才弯

  浅浅的一湾海峡

  溺死了多少不谙世事的秀才

  他们刻舟求剑

  仰天长啸。如水明月

  何苦要去趟那一滩浑水

  那个姓许的先生

  一个人躲在愚斋里修行

  虽未谋面,分明就在眼前

  阳光,俯身刨开青绿的苔藓

  我乞丐般翻翻捡捡

  散落在此的汉字

  “白水绕村流毓秀吾庐可爱

  碧山开门见灵钟我里生辉”

  轻抚顶立响滩的两根骨头

  有铁的重量与寒冷

  烂朝门

  清顺村,在一场春雨里

  “叽,叽——”两声鸣叫

  刚回家的燕子掠过门前水塘

  向烂朝门方向飞去

  目光越捻越细长

  一根晶亮的蛛丝

  被飞蛾撞断

  灵魂就此悬空

  颤抖,彩鳞纷下

  新绿漫涨

  我眼睁睁地看见

  前清遗漏的几片瓦砾

  沉入大海

 

编辑:董整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