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约曲水

  ○周 蓉

  身为梁平土著,迄今为止,从来没有去过曲水,也从来没有想过去看看三月的曲水,曲水之于我,一直是别人口中掩映在洁白李花下的一幅抽象图画。

  偶然间,耳闻“曲水·流觞——游学节暨第五届赏花节”即将开幕,立即被“曲水流觞”吸引了,遥想文人雅士聚集在一起饮酒赋诗,盛满美酒的酒杯顺着弯曲的水流漂来,就着清风,和着花香,何等风雅有趣!于是在这个周末欣然前往。

  到达曲水后并不清楚这个活动的现场在哪里,只是驱车沿着插满彩旗的道路往山上爬,山下成片的油菜花和间杂的桃花、李花相映成趣,天空显得格外的蔚蓝和高远。暖洋洋的阳光洒满乡间,清风徐徐,送来阵阵甜美的花香。看见路牌指引的百年李园方向,一路前行,矗立在路旁的“楼子榜”三字跃然眼前——曲水楼子榜百年李园终于到了!

  这里的李树几乎都是百年以上的老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种在田埂上的原因,姿态与别处格外不同。在一湾湾水田边,数棵李树枝干虬曲交缠,或斜伸、或横卧,颇有闲人逸士之风,枝头堆雪,一簇簇、一重重倒映在水光中,偶然一阵风过,纷落一地碎白。顺着田埂踽踽独行,旁边的水田积满了水,波纹荡漾,美不胜收。“谁将平地万堆雪,剪刻作此连天花。”一朵花,便美了一枝萧条的岑寂,在蜂蝶围绕的春日,在金黄拥挤的油菜花边,枝头春雪美成一道矜持的风景……

  抬眼望去,三两行人散落花间,衣饰鲜艳,与素白形成明显的对比,摄影爱好者扛着“长枪短炮”,身体摆成各种姿势拍摄,只为在时光的记忆里刻下这皎皎香雪海。或许是人声的喧哗惊扰了李花清新脱俗的姿容,黄昏竟很快来临,我们顺着一位阿婆指点的方向下山回家,夕阳西沉,晚霞绚烂,乡村公路仿佛一直没有尽头,车内萦绕着歌声,带着对未知道路的迷惘,我们的车轮似乎一直在追赶夕阳……“我不应该追赶夕阳,它只留给我一个幽蓝的背影,我应该拿菜花黄和李花白点缀晚霞,明月才可以装饰我的梦。”是夜,我写下了如此感叹!

  曲水的李花名不虚传,可是说好的“曲水流觞”呢?忍不住打电话向朋友抱怨,朋友大笑道:“你去曲水怎么不问我,我可是从小在那里长大的,‘曲水流觞’不在‘楼子榜’,这个游学活动在谭家院子,原汁原味的民居,如今被打造得特别有艺术氛围。”朋友听我语气颇多遗憾,便约定第二天带我去参加那里的摇滚篝火晚会。于是,第二天我再赴曲水,为了心中的文艺情结以及对自然与艺术相结合的向往。

  谭家院子确实是土墙黑瓦的民居,墙上挂着一大面簸箕,约一米宽的门廊连接了正房和东西两端的厢房,几阶石梯下面是小小的院落,四周散落着石缸、碓窝,也散落着茸茸碧草,在东厢房旁边有一溜长梯,仍然是石头凿出,顺着石梯上去,便一眼看见了传说中的“曲水流觞”,曲折的水道,顺势而下,在陡然低落的地方,用半根青竹搭接,君子之风,自然之道。可叹这会儿既无美酒,更无诗人,颇以为憾。

  谭家院子当然并不只有一幢民居,顺着曲折的黄土路一直往下走,田畦里的蔬菜碧绿讨喜,被李树枝条围成的篱笆包围。路旁李花似雪,掩映着左右屋舍,自有一番诗情画意,幽静处可见几位四川美术学院的学生支着画板在李树下创作。土路尽头,有一栋极具特色的手工美术馆,仍然夯土为墙,饰以原木。信步而入,只见里面陈列着梁平木版年画,以及多幅近段时间在此写生的学生佳作,站在美术馆前方长长的玻璃观景台,远眺对面层层叠叠的李花和油菜花,突然想到,这就是艺术与自然相融合了吧!

  听说谭家古院落将被继续设计打造成大千工艺传统工艺实训基地,这里有土陶拉胚、布染、年画实训为主的游学活动。想到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描述的地处黄土高坡腹地的郭家沟,生态文化蓬勃发展,竟觉与今日的谭家院子如此相似。

  花,仍然是曲水李花,篝火旁的摇滚、rap、啤酒和山村暗蓝的夜空、宁静的房舍形成奇异的反差,融入多元素的曲水花事令人难忘。

  花约曲水,幸闻曲水流觞……

编辑:董整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