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城:斑驳岁月中那一缕浓浓“情愫”

党员干部职工在虎城镇传统革命教育基地开展学习。

承载着无数人青春回忆的虎城镇人民照相馆。

虎城镇老街的石板路。

梁平蜜柚。

猫儿寨。特约摄影 吴梦雄 摄

  文/记者 吴 平 图/记者 向成国

  “寨在城中,城因寨名。”虎城镇地处梁平区西北边陲,位于梁平和四川达州、大竹三区县交界处。作为一块英雄的土地,它不仅孕育了梁平第一个共产党小组,涌现了一大批革命英烈,还以其丰富的自然、人文景观成为了一处令人神往的休闲旅游胜地。

  10月19日,清晨,朝阳穿过稀薄的云雾投射在刘大遂的窗前。洗漱整理、打开电脑,刘大遂一天的生活从整理照片开始。“我在镇上呆了一辈子,也用相机记录了这里人和事的变迁,现在年龄大了,每天看看以前的老照片便成了我最好的回忆方式。”

  今年77岁的刘大遂是一名土生土长的虎城人,不管是做木工、当兵,还是养蚕、教书,他的一生都围着家乡“转悠”,用自己的方式“陪伴”着虎城的一草一木。在业余时间,他总喜欢带上相机,沉醉于山水之间、游刃于方寸之中,记录家乡的旧貌新颜。

  猫儿寨上出英才

  “你看看,这张照片就是以前的猫儿寨,这里可发生过很多大事,走出过不少英雄。”初见刘大遂是在他家,干净、整洁,没有奢华的布设,四周挂满了各种照片。

  “这些照片都是您拍摄的?”

  “一部分,很多老照片都找不到了,给你看看我的珍藏。”记者的到来为刘大遂提供了一个倾诉对象,一件件往事被其不断“还原”。

  猫儿寨是虎城场西面的一个天然大石寨,它平地突兀300余米,四周是陡峭绝壁,且筑有石寨墙,入寨只有3个寨门,内为防御工事,外为悬崖峭壁,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地,寨内地形复杂,被誉为渝东第一寨。

  “‘虎城烈火起烽烟,梁达同心展壮观,不期漫道损先哲,今祭忠魂顶碧天’,这些诗句便描写了当年中国共产党四川工农红军第一路来攻打猫儿寨时的革命战役,那场战役在梁平人民的配合下打得异常激烈……”刘大遂讲起猫儿寨上的故事仍显得热血澎湃。

  当年红军英勇善战,不怕疲劳、不怕牺牲,为人民、爱人民的生动事迹和所表现的高尚精神,为虎城人民树立了光辉榜样,留下了代代相传的红色基因,让虎城镇涌现出了一批批爱岗敬业、为民谋福的先进人物。全国“双百”人物、全国优秀共产党员、虎城镇原党委书记邓平寿同志便是其中之一,他不忘初心、扎实工作、廉洁奉公,把责任扛在肩上,把百姓冷暖放在心上,坚守在家乡的热土上,带领干部群众,为虎城的发展而奋斗终生。

  “这张呢,就是现在的猫儿寨,它已成为了一处红色旅游景区,每年都会有众多游客前来缅怀革命先烈。”刘大遂翻出一张猫儿寨的新照片,两相对比展示着。

  如今的猫儿寨,旧房旧居,能见农家风貌;碑刻古朴,略窥古人心曲。它西看旋顶,东望峨眉,北瞻达川,南瞩渝州,不仅拥有独特的自然景观,更寄托着数代人的精神慰藉。

  生活变迁展新颜

  “今天天气好,我们一起去街上转转?”刘大遂看了看墙上的时钟,10时30分,拿上相机,邀请记者与他一同看看虎城街上的繁华。

  沿着街道漫步前行,银行、小吃店、服装店等各种商铺散布街道两侧,来来往往的人潮川流不息,呈现出一派热闹繁华的景象。

  “我们现在有两条街道,一条老街、一条新街,村民们都聚集于此赶集、休闲、锻炼,街道的变化也是越来越快。”刘大遂一边介绍一边回忆着自己儿时所经历的“赶集场景”。

  在刘大遂的记忆里,位于虎城镇老街背后的禹王宫便是曾经的最热闹之地。该建筑分三层,第一层戏楼,第二层包厅,第三层正殿,设计精巧,结构严谨,保持着明清时期建筑风格,当时常有戏班在此表演,相约而至观看表演的人多了,禹王宫便成为了当时村民的“活动中心”。

  时光流逝,岁月变迁。曾经繁华的禹王宫如今已成为了一处教书育人之地——虎城中学,它仍高高耸立,默视沧桑,陪伴着虎城儿女茁壮成长。

  与刘大遂一路走一路聊,看变化、话发展,匆匆行程中,能察觉到乡村道路旁野花散发的脉脉幽香;茫茫人海里,能捕捉到村民之间那份对故乡的依恋之情。对于虎城镇居民来说,家乡,就像平平仄仄的诗韵,时刻吟唱在人们的心田,让人们魂牵梦绕。

  如今,虎城镇道路越来越广、住房越来越高、生活越来越美……这一切离不开众多返乡创业虎城人的支持。同时,虎城镇还需要更多深爱故土的人回到生根发芽的地方,寻味记忆中家乡的味道。

  传统美食沁人心

  “你吃过豆花没有?猫儿寨上的担担豆花,安逸得很哟!”刘大遂说,在物资匮乏的年代,豆花,既是一种餐桌上的美味,也是孩子们的休闲零食。那时,商贩们用扁担挑上现磨的豆花走街串巷,而担担豆花好吃,完全在于它的调料上,除了常用的盐、葱、姜、椒,还要用红油、多种原料合成特制“香粉”、无椒豆瓣酱汁、特制卤汤等配合添加,这也成为了猫儿寨上的“一绝”。

  同样以豆为原料的还有油豆腐。“那可是我们虎城的‘独’产,外面很少见到,周围集镇所售也几乎全是虎城所产。”刘大遂说,油豆腐其外观成正方形,油亮金黄,里面炸空得只剩一层皮,但还有白色的豆腐存在,以保持豆腐的原味。它有两特一多,两特即做豆腐汆浆不用石膏、炸豆腐不用苏打;一多为吃法多样,既可清炒,也可做清汤,最好吃的是用来蒸八宝酒(糯)米饭,最特殊的吃法是放“臭”了才吃,即有意将油豆腐放到稍有变味,再放进油锅里煎,然后加进青辣椒等调料,那真是“闻着有点臭,吃起特别香”。

  “我们当孩子那会,没有电脑、手机,每天都围着各种美食转,酸笋烧子鸡、糖糍粑、柚子……样样都是我们的最爱。”刘大遂咂咂嘴,指着门前的柚子树说,“你看这就是我们虎城的柚子,现在还没熟,等到霜降后你来尝尝,保管你吃了一回想二回。”

  顺着刘大遂的手指望去,一颗颗呈圆锥形的柚果挂满枝头,随风摆动,煞是好看。据介绍,产于虎城的梁平蜜柚成熟后果皮呈黄色,果面布满细腻均匀的油点泡,平均果重1025克,瓤瓣排列整齐为12瓣至15瓣,果肉晶莹细嫩、化渣多汁、清香扑鼻,甜中微带果酸味,十分可口,“柠檬不能比其艳,红桔不能比其雅。”便是对其真实写照。

  一样样特色美食在历史长河中,有的被人们逐步淡忘,有的却越来越火。柚子,便是越来越火的代表。

  如今,虎城镇以柚产业为重点,以抓好产业振兴为基础,带动乡村振兴,通过全程社会化服务项目,聘请技术人员,对全镇柚树生产的每个环节都进行统一管护,确保果品品质。目前,该镇柚树种植面积达10000余亩,产量达8000余吨,产值2700余万元。

编辑:佘宛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