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读《海棠》有感

陈丽丽

一场雨,不期而遇。恰巧,我带了一本《海棠》。

有人告诉我:马上读书日了。《海棠》就在这时出现在我的办公桌上。我的工作环境,从来不缺书,倒是我,常常难以静心阅读。这本杂志的封面和题字都是极美的,这让我对它自然多了几分偏爱。

翻了翻书,看到了一些熟悉的名字,比如我的老乡何龙飞。朋友圈里,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他的文章发表,这样高产的作家,心中是有多么炙烈的情感?比如王举芳,就在前不久,朋友圈里得知,她的小小说入选了高考的阅读文章。在小说的海洋里,她总能思如泉涌,灵感不断。闲暇她也会参加一些征文比赛,收获颇丰。我想这一刻,对于他们,内心的丰盈定是最好看的模样。

昨天,和一位老者聊起了我的工作,他羡慕的望着我说:“能专业从事文字工作,你是幸福的。”这位老者是一位70多岁的老编辑,从他的眼神里,我读到了真诚,他真心爱着文学,爱着我所从事的工作。临走,他特意送了我几本书,都是关于万州的文化。

正如这位老者所说,我是幸运的。感恩我的工作,让我遇见这些有趣的灵魂。我算不上一个文化人,我是这样评价自己的。我读的书少,出的作品也少,大多时候也就抒发小女子情怀,不够深刻。唯一庆幸的是我和我的父亲一样,深爱着文学和阅读。正是这份共同的热爱,搭建了我和艺术家们沟通的桥梁。这让我的生活变得更美妙,工作变得更有趣了。

比如这场雨里的《海棠》,我将它顶在头顶,并非用它遮雨,只是爱极了这样的感觉。多年前,也是这样雨纷纷,一个姑娘抱着一本书,从大学校园的图书馆走出,柔和的灯光里和着校园广播的音乐,盛满了她甜美而幸福的笑。那时,她选择了她认为最异域风情的英文,她会在每天清晨的草坪,朗读那些喜爱的英文。这样的喜爱,这样的情结,多年从未改变。

正如此刻,我拿着《海棠》在雨里转圈,我庆幸,行人们不会注意这样一个丫头。远处,一个人撑着一把伞,由远及近,这何尝不是生活中的另一种阅读?

责任编辑:白熙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