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佳节寄乡情

牟代祥

又快到端午了,又要到吃粽子的时候了!

每每听到这句话时,心里不由得多了一份期盼,就像小时候的那种发自内心的欣喜,不惨杂任何欲望,简单、自然、从生活里流露出最真实的一段感受。

知道端午节,还是从老师口中绘声绘色的描述里来,而我对于端午节的印象却更多的只停留在了吃粽子这一个习俗上。

说到粽子,我总觉得家乡的粽子才是最好吃的。

每当雨季来临的时候,周边的竹子像是春天里预约的贵宾,一个接一个的从土里探出头来,仿若欣赏外面的世界,需要沐浴更衣,紧接着换上一件件适合春天的衣服,露出久违的微笑,然后伸展腰肢,摇晃脑袋,开始了这一生漫长的旅程。

而我们更喜欢竹子们丢弃的“衣裳”,因为那是每一份赋予美味最独特的味道。小时候,我们知道吃粽子的节日,却很少知道端午节的来历,闲暇的时候,约上一两个玩伴在竹林里四下寻猎,总喜欢拿自己拾到的粽叶和玩伴对比,看看谁的最大,比比谁的最好,因为那种乐趣是童年的回忆。不仅仅是找寻过程中的刺激,更多的是心情愉悦的写照,只为简单的“乐”和吃粽子时的“香”。

以前,家家户户都会包粽子,似乎每家每户都有这么一种技巧,不管家里条件如何,包粽子总是自己包的才是最好吃的。

每到端午节,我的母亲也是早早就准备上了包粽子的材料,提前清洗了我们捡来的粽叶,淘洗糯米,准备红枣,一个一个程序,母亲用她那双巧手,不一会儿功夫一个成型的粽子就出现在了我们面前,用棉线捆上,只等着在锅里酝酿着美味,在粽子盛到碗里的时候,早早就闻到了红枣和糯米混合的香气,不禁让人直咽口水。

我也曾向母亲讨教包粽子的技巧,但我笨手笨脚根本把握不到其中的奥妙手法,要么难看,要么一蒸就烂,所以在多次尝试未果的情况下,我放弃了。母亲看着我总是笑笑,她说:“其实包粽子和生活是一个道理,要懂得分寸,不计较得失,要耐得住性子,才能守得住长远。”说完,她把一个包好的粽子递到我的手上,转身自顾自的忙去了。

我坐在板凳上,回味着她说的这些话,似乎这个道理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明白其中的深意。

现在回到了家乡,我也不再像以前工作那样匆忙,虽然离家不远,但回家却不似从前,以前即便再忙,总会时常给母亲打个电话,哪怕只是听听她说说家里的变化,总觉得心安。如今,工作在了家乡,回家的次数却变得少了。

人好像越长大越容易思念儿时。现在我的梦里还常常会出现村口的那棵槐树,那群天真的少年。每当盛夏来临,槐树郁郁葱葱的叶片叠加总让人感觉绿意盎然,也像在提醒着那些少年,时间在前行,从未停下脚步,若不注意,槐花开满的时节,人生已进入另一个境界!

绿杨带雨垂垂重,五色新丝缠角粽。端午佳节至,游子该回家了,他们盼着那一口糯香松软的粽子,已寄漂泊在外时的思乡之情。

责任编辑:佘宛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