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盛镇银杏村藏于明月山中的“绿色明珠”

八月十一日,新盛镇银杏村,村民在古银杏树下乘凉。

8月11日,新盛镇银杏村,航拍的“刘家院子”。

文/记者 陶开星 实习生 林 波 图/记者 熊 伟

第一批重庆市传统村落——新盛镇银杏村,位于明月山·百里竹海景区北端,是一个藏于群山深处的安静古村落。银杏村历史虽无准确记录,但村内独具特色的自然生态和淳朴古雅的民俗民风,以及多处基本保存完好的老院子,无不让人发怀古之幽思。

走入翠竹环绕的银杏村,映入眼帘的是一条穿林漫石、流水淙淙的山溪,山溪两侧则是浩瀚无际的片片竹海,翠竹摇曳掩映着桃红梨白的山村小院,零星点缀的古银杏树散发着阵阵迷人清香,远方来的客人将之称为“世外桃源”。千百年来,这座远避城嚣的传统村落,独守着一份宁静,诉说着岁月沧桑。

在银杏村,农房与稻田相间,层层梯田与平坝辉映,青山环抱,鸡犬相闻,田园风光绝美。道路穿村而过,盘绕山岭,山、水、林、田、路、院尽收眼底,台阶式的自然布局,独具山区特色的韵律,缤纷的植被色彩,绘成美丽宜居的人文画卷。

据当地老一辈人介绍,很早以前,银杏村散居着10多户人家。他们依山傍水居住,“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过着原始部落生活。清康熙36年,刘、邓、唐、尹、文等姓氏人家从广西、湖南移民来到此地,从此一代代繁衍,人口增至目前的1948人。

银杏村原名白果坝,以18棵古银杏树闻名,历经数次改名、撤并,2016年正式命名为银杏村。

在银杏村,会时不时听到这样一首动听的民瑶,“白果坝来白果树,白果人家家家富;屋后有片聚宝林,屋前有棵摇钱树;竹成林来树成荫,白果人家笑盈盈;翠竹编成一片银,白果树下落黄金……”

简单易懂的歌词透露着当地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对银杏树的情怀。

关于古银杏树,村内还流传着不少传说与动人故事。其中,历史最为悠久的便是位于困牛坪的老屋脊银杏树。该树约植于清朝时期,是当地闻名遐迩的风水宝树,由于一根生五子,呈“五抱环”之势,十分独特,因此又被当地人称为“五子登科”。

如今,这些古银杏树已成为当地远近闻名的靓丽风景。春夏时,银杏枝繁叶茂,村民在树下乘凉、嬉戏;秋冬季,果实累累,树叶金黄,煞是好看。

银杏村由于“两山夹一坝”地理形态,房屋主要沿村路沿线布置,形成带状格局,房屋多为清代、现代建筑,散落在山间河岸,大多呈现出院前白果树、院后竹木成林的景象。

在众多老院子中,历史悠久、规模庞大的,要数始建于清朝乾隆年间、距今已有约240年历史的“刘家大院”。

“刘家大院”为西南地区传统民居建筑,依山面水,院落布局呈四合院式,占地约2.5亩。从34步石梯沿梯而上,两侧是“犀牛望月”和“八仙过海”的阁楼,中间是长方形院坝,5间正屋,侧房各3间。近300年的峥嵘岁月,仍是古朴典雅,雕梁画栋。院内木石用料也是一大特色,屋阶沿为“一屋一石”,廊柱屋梁都是由硕大的木材构建。房屋结构为传统双檁双挂式,梁上雕有各种瑞兽图案,台阶上有“金牛晒肚”等纹饰,堂屋的石础、木窗均有雕花,风格古朴厚重,可谓低调的奢华。

如今,随着时代变迁,“刘家大院”现保存较为完好的有正房和左侧屋,右侧屋3间房因无人居住破损较严重,而堂屋大门上残留着的阴雕武将梁平木版年画,则记录着久远的历史年轮。四合院的轮廊清晰可见,依然凸显昔日的辉煌,阐释着“天人合一”的东方文化理念。有诗曰:“庭院不墨千秋画,山水无言万古琴。映院日月光辉里,匠心独运造化功。”

此外,银杏村还现存有北宋土法造纸古遗址、清乾隆年间指路碑、清光绪年间“乐善桥”指路碑、明代乐善桥、明代观音桥、明代漫水桥、明清建筑文家大院等众多历史文化遗迹。其中,清乾隆年间指路碑和清光绪年间“乐善桥”指路碑,更是风格独特,形似人形,指关进路,造型古朴。丰富的文物古迹和风景名胜,体现出了银杏村深厚的传统历史文化底蕴。

随着时代更迭,银杏村独具特色的文化遗产和历史遗存在岁月的沉淀中从未湮灭,国家级非遗项目——梁平癞子锣鼓在这里传承不绝。

而今,银杏村森林面积达88%,负氧离子含量极高,其优越的自然环境,古老的历史文化,已成为该村对外的一张靓丽名片,先后获得“天然氧吧基地”“全国生态文化村”“重庆市绿色村庄”等称号。今年,该村更是入选首批重庆市传统村落名录,这颗深藏于明月山中的“绿色明珠”逐渐绽放出璀璨的光芒,吸引着无数人前往。

责任编辑:白熙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