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声幽婉《忆故人》

徐文峰

“巴山淼,蜀水深,桂花开处系平生,万竹山青青。千重宿雾,百年梦境,觅觅复寻寻。”

置身于梁平,或在“西南禅宗祖庭”双桂堂静谧的禅房里,或在博物馆凝练厚重的文化大厅中,或在双桂湖湿地公园“参差荇菜”旁,亦或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忆故人》古琴曲在不经意间就会钻入你的耳膜,走进你的心田。

一曲《忆故人》空灵飘渺,曲折幽远,情深婉转,似天籁之音,绕“梁”不绝,让人徘徊沉思,流连忘返。

梁平这个地方为何对《忆故人》情有独钟。溯起渊源,皆因一个叫“竹禅”的僧人。

竹禅,晚清著名的“画坛怪杰”,双桂堂第十代方丈。他的生平事迹被载入《中国名人大辞典》《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

竹禅为四川梁山县(今重庆市梁平区)仁贤镇人,本姓王。17岁时他到县城北门报国寺出家,住持取“竹焚节存,禅寓其中”之意,为他取名“竹禅”。

在参禅学佛的同时,竹禅受双桂堂破山方丈书画的影响专心研习书画,偏爱画竹石。后来出川云游于北京、武汉、上海等地,遍访高人,成为著名画僧,著有《画家三昧》传世。竹禅曾为慈禧画像,受到赏赐。1900年,近76岁的竹禅回到双桂堂,任第十代方丈,半年后病逝。

其实,竹禅还是古琴大家。不过古琴的造诣,很多时候被“画坛名家”掩盖。近代经典古琴名曲《忆故人》据多种琴谱记载,均是巴蜀名僧竹禅所创。已故著名古琴家查阜西先生在《黄松涛谈龚子辉与竹禅》中说,《忆故人》一曲传者蜀僧之名,今知为竹禅矣。古琴演奏家、中央音乐学院教授李祥霆称:“《忆故人》出自清代后期竹禅和尚。”

蜀僧竹禅“携大笔一支”,云游于大江南北,出入于高僧王公间,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了古琴,钻研上了古琴曲,吟弹出了《忆故人》?只知道天赋、阅历、心境、禅意成就了竹禅的旷世之音。

竹禅对古琴如痴如醉。曾托汉阳钢铁厂代铸钢琴一盏。“竹禅上人喜抚古琴,其声渊渊,悠扬悦耳,令人万念顿消。”至今,四川峨眉山还珍藏有他的一幅《听琴图》,被视为镇殿之宝。他最善弹的还是《忆故人》和《普庵咒》,《普庵咒》弹奏的是出家意,而《忆故人》倾诉的是人间情。

名声鹊起的竹禅像一位仙风竹韵的神仙一样,常抚古琴在鄂、沪、浙一带,传播他“以琴说法,大道无相,闻声而入,衣钵流传”的古琴艺术理念。就是要以古琴的自然之音去阐释法的深宏博大,去涤荡人们心灵的污浊,达到“六根慧明,物我两忘,杂念皆无”的理想境界。

《忆故人》又名《空山忆故人》,内容属忆旧感怀、静思知我类型,被视为古琴曲蜀派的典型代表曲目之一,百余年来始终保持着经久不衰的艺术魅力,艺术价值不斐。应该说,竹禅先贤对我囯古琴的传承和拓展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如果竹禅泉下有知,亦应欣慰矣!

朋友巴人业余时间研究《忆故人》。他甚至将《忆故人》与唐玄宗的《霓裳羽衣曲》相比较。他说:“《忆故人》表达的是忆,《霓裳羽衣曲》表达的是盼,但都倾述了希望之意。有异曲同工之妙。”

琴声一曲惊飞鸿。由于《忆故人》古琴词年久失传,有近现代文人为竹禅的《忆故人》琴曲补填了琴词。“忆竹禅先贤,续三昧琴缘。”在较多填补词中,重庆市政协文史委熊少华先生的填补词我最是喜爱。

琴声一曲有知音。为了缅怀竹禅,由双桂堂监院释克观及僧众于2009年9月发起成立了双桂堂“竹禅琴社”,追忆竹禅前辈。克观、克智大师常在寂静的琴社里煮一盏茶,焚一炷香,深情地弹奏一曲《忆故人》,抚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斑竹枝,斑竹枝,泪痕点点寄相思。楚客欲听瑶瑟怨,潇湘深夜月明时。”

竹禅琴社也吸引了南来北往的客人慕名前来双桂堂观赏。我的一位文友,千里迢迢从成都赶来双桂堂,他在恬静的寮舍中听听《忆故人》,抄抄经书,看看禅堂飞檐上滴落的雨点,一呆就是两个多月。他走的时候收获满满的样子像是悟到了人生真谛。

跨出山门时,他对着门上的一幅对联竖起了大拇指,“二株嫩桂久昌昌,正快时人鼻孔;数亩荒田暂住住,稍安学者心肠”,然后一个飞吻深情离别。

风乍起,吹绉一池春水。近来,区文旅委、民宗委等部门专门编辑了《忆故人》古琴专辑,收录了查阜西、张子谦、黄雪辉等19名国内著名演奏家吟弹的《忆故人》琴曲广为传播。还不时举办《忆故人》演奏沙龙、古琴音乐晚会,正是:“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如今,在竹禅的家乡“忆故人”古琴社、竹禅琴馆像花儿一样幸福地绽放,梁平的音乐人很多都能完整地弹奏《忆故人》。

“携破笔,抱素琴,一瓶一钵且行吟,踪迹若飘萍。挥毫自遣,扣弦独啸,遗响托知音。”

幽婉、空灵的《忆故人》穿越时空隧道,在七彩的天空唱响……

责任编辑:佘宛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