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把闪耀

徐文峰

这一次,我是去梁平区星桥镇高都村张家元家践诺的。

左手提一口袋书,右手提一箱草莓味牛奶,冬日的寒风打在脸上冷嗖嗖的,但我心头暖暖的。

张家元是我定点帮扶的贫困户。他今年55岁,有两个儿子,小坤9岁多,小林6岁多。《世界童话精选》是奖励给小坤的,草莓味牛奶是送给小林的。

走在金柚飘香的乡间小路上,上一次去他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中秋、国庆双节前夕,我邀请朋友“陈专员”一道下乡“探亲”。我们赶到的时候,张家却是“铁将军”把门。打电话,老张结结巴巴地说了两遍我才听清楚:他接小坤去了。

帮老张家洒扫庭除的功夫,在外玩耍的小林回来了,他举着一个红气球,热情地叫着徐叔叔。我扬扬手中的“开州冰薄”说:“徐叔叔给你送月饼来了。”他却大声回道:“有月饼了。”哦,原来是镇上联系干部捷足先登了。

老张和大儿子小坤回来后,我将两封月饼和200元现金递给他。他躬着身子,嘴边依旧流着口水,鸡啄米似的点头,口齿不清地“嗯嗯”着。

我问:“小坤,最近考试成绩如何呀?”他拿出两张语文试卷,一张92分,一张98分。嘿,孩子有大进步!我又问,98分这次,班上最高分多少?小坤说有10个100分的。“算术考得怎样?”他告诉我,算术差一些,但都上了80分。

此时此刻,我眼眶竟有些湿润。一高兴,我对小坤说:“徐叔叔要奖励你。想要点什么?”小坤大声说:“想要童话书。”

在打道回府的路上,“陈专员”不解地问,小坤成绩又不是班上最好的,为啥要奖励他?

我向他详细介绍了第一次见小坤的情形,以及后来我与他家的故事。

2019年初,镇上调整贫困户帮扶家庭。调整给我的户主叫张家元,是个弱智,农村叫“愚人”,无劳动能力。婆娘小他十几岁,还有两个幼小的儿子。

高都村很美,人在花中走,人在画中游。4月,李花盛开,漫山皆白。乡间的油菜花也开得灿烂,一片金黄。“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游人陶醉在花海中。在高都村第一书记宋静的陪同下,我去了张家元的家。

走了一段山路,穿过一片竹林,正想歇会儿,宋书记说:“到了。”又指着不远处的孩童对我说:“那就是张家元的大儿子小坤。”我抬眼一望,一个圆脸男孩挥手朝我们打招呼,他手上拿着一张纸。

走拢后才看清他挥舞着的是一张语文试卷,我一看39分,试卷上红色的“×”很扎眼。考得这么孬还炫耀,这是什么情况?

进了老张家,我将一箱嘉士利早餐饼干递给小坤,说:“这是徐叔叔给你买的。”又将超市里购的3斤猪肉交给老张。老张个子不高,穿一件老式绿军装,胡子拉碴的,一说话嘴角流口水。他家小儿子小林眼睛特别亮,看上去蛮精灵的。

我打量了我的帮扶家庭:两间平房,一间厨房,屋里零乱得很,床上被子脏兮兮的,揉卷成一团。

还没有10分钟,小坤抱着我送的早餐饼干又来问我:“这是哪个买的?”

莫非老张的大儿子也有些弱智?我心里开始发凉。回来的路上,同去的万里兄跟我有同感:“小坤脑壳肯定有点问题。”我一时无语。

老张家如何帮扶?这一夜,我失眠了。

迷糊中,我想到了电视剧新编《西游记》中的一句唱词——“西天取经不容易,容易干不出大业绩。”对呀,帮扶路上也不容易,但要巴心巴肠地干出成绩。

经过思考,我决定把力量主要放在小坤的学业上,为他量身定做了“学业提升规划”。首先是用小人书“志智双扶”。我找了《岳母刺字》《小萝卜头的故事》等小人书给他看,引导他要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其次是童谣童诗“寓教于乐”。我找来全国优秀童谣作品《中华是我家》《优秀童谣集》,一篇篇教他朗诵。

最初他连字都认不全,读得结结巴巴,慢慢就读得顺畅了,后来是完整地背诵。真的不容易!

看着他摇头晃脑背诵童谣《爱读书》:“蓝天是本书,鸟儿最爱读。大海是本书,鱼儿最爱读。花朵是本书,蜜蜂最爱读。别说蜘蛛不读书,它在网上读”,我竟然比自己在国家级报刋发表了一篇散文还要高兴呢!

从道理浅显的到励志成才的儿童诗词,我都教他,并鼓励他找准机会运用到作文中。“春天里,百花香,万紫千红好风光。文明守法当模范,引领社会新风尚。”他在作文中活学活用了《价值观小童谣》,破天荒地得了高分。

庚子年春节快到时,我特意去超市为小坤、小林买了新棉衣,两个小孩兴高彩烈跟我照了相。

去的次数多了,我的朋友中至少有三人单独去都能找到老张的家。每一次离开,老张都执意把我送到车上才依依惜别,让我好生感动。相处的时间长了,两个小孩与我更是无拘无束。小坤直接跟我说:“没吃过鱼罐头。”我满足了他的心愿;小林找我要一箱牛奶,我给他买了纯牛奶,他又说要喝草莓味的牛奶,我愉快地答应了。

有一天,我离开老张家已经很晚了。寒气袭来,我打了一个冷颤,竖起了衣领。老张从家中拿出一个火把,点燃后为我照路。火焰熊熊呼呼作响,我感到前方道路有无数火把闪耀着,分外明亮。

我心里温暖着,抖擞精神,健步向前。回眸望去,火把之后,是老张红红的一张脸,额头格外亮堂……

责任编辑:佘宛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