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陶不会忘却的泥土记忆

十二月十八日,李志伟和妻子常正杰在查看做好的砂陶坯子。

12月18日,李志伟在制作砂陶。

▲12月18日,李志伟在准备烧制砂陶。

▶砂陶烧制中。

◀经过300℃高温烧制的砂陶出炉。 记者 刘 辉 摄

近日,李志伟和妻子常正杰在用铁钩将出窑的砂陶放入釉洞上釉。记者 刘 辉 摄

文记者 谢清城 图记者 熊 伟

开栏语

磨刀、制砂陶、绣鞋垫……这些传统老手艺曾经是一个时代的见证,留给人们太多的回忆。但是随着社会的进步,时代的发展,这些老手艺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然而,在城市的某个角落,或是某一个安静的小乡村,还有这样一群老手艺人,他们坚守着一份执着与责任,用生命全力守护着那些印证时代变迁的符号。今日起,《梁平日报》开设“寻找老手艺”栏目,向老手艺的坚守者致敬,也让更多人关注老手艺的传承,促使老手艺在新时代绽放出更美的光彩。

西南地区的冬天,总是山寒水冷,寒风刺骨。御寒,成为整个冬天很要紧的事。于是,聪明的古人便发明出了一种御寒“神器”——烘笼。

烘笼由竹编和砂陶(又称瓦钵)两部分组成,“烘”是它的功用,“笼”是它的外形,合在一起,固名:烘笼。天气寒冷时,只需在砂陶中盛上用柴禾烧成的木灰并埋上木炭,便可给人融融暖意。在礼让镇新拱村,54岁的李志伟和他53岁的妻子常正杰仍坚持用传统老手艺制作烘笼钵等砂陶制品。12月18日,记者前往新拱村,打探这一传统手艺中蕴藏着的时光密码。

初见李志伟时,他正在作坊里摇动着土陶机,细心地把一坨软泥化无形于有形。伴随土陶机的转动,手心里的泥慢慢有了砂陶最初的模样。“制作砂陶的泥一般为红豆子泥,这种泥粘性较大,适合烧制砂陶。”李志伟说,具体用哪一块的泥也很有讲究,不能用地表层的泥土,地表层的泥土腐殖质较多,粘性不够;必须得挖1米深取中间地段的泥土;1米以下的泥土也不适宜。谈话间,不到一分钟,李志伟已把一个砂陶制作完成。

如此精湛熟练的手艺,绝非一朝一夕之功所能练就。常正杰说,他们家祖祖辈辈都以制作砂陶为生,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10年前,在外务工的李志伟回到家乡,开始跟随父辈学习砂陶制作技艺。经过半年的学习与磨练,李志伟从一个“门外汉”变成了技术能手,并渐渐独当一面。耳濡目染下,妻子常正杰也掌握了不少砂陶制作技艺,成为了李志伟的最佳搭档。

普普通通的泥土经过反复搅拌、晾晒、高温烧制后,是如何做到不开裂的呢?其中奥秘就是在红豆子泥中加入煤炭灰。李志伟说,红豆子泥和煤炭灰按照2:1的比例混合好后,粘性大大增加,就像拌了胶水似的,用手抓一把,用力那么一攥,攥成一个2斤重的泥土饼子。然后,放到土陶机上,套上模具,左抹右抹、上抹下抹,并轻轻拍打,一个砂陶便初步成型。

紧接着便是晾晒。“晾晒是烧制前的关键,不能有一点水分,否则烧出来的砂陶就不成型。”李志伟说,夏天由于温度高,晾晒2天即可去除水分;冬天温度低,至少要晾晒10天。

烧制环节可谓重中之重,尤其对火候的掌握要求极高,一个不留神便会前功尽弃。烧制砂陶时,需在窑子中铺上一层厚厚的煤炭,然后扯一把干柴点燃后放入煤炭中,在鼓风机的加持下,火力更加旺盛。一次性将20余个砂陶放入窑子,盖上铁盖慢慢烧制,20分钟后,砂陶烧得通红。最后一步为上釉,把烧得通红的砂陶再次放入煤炭灰中,大约10分钟后,砂陶从红色变为黑色,砂陶制作宣告成功。

和泥、制坯、晾晒、烧制、上釉……一个完整的砂陶需历经30多道工序,耗时漫长。李志伟夫妇每天在作坊工作时间长达10多个小时,每年有4万多个砂陶在他们手中诞生。

不变的作坊,重复的流程,夫妻二人就这样乐此不疲地坚持了10年,年复一年,他们用手中的泥土守望着梁平人对砂陶的记忆。由于技艺精湛,李志伟制作的砂陶做到了有口皆碑,积累了不少老顾客,其产品更是在四川、贵州、重庆一带备受好评。

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如今越来越多的电暖炉、电热毯、空调等现代家电走进千家万户。虽然受到现代制暖商品的冲击,“愿意做”和“会做”砂陶烘笼瓦钵的人越来越少,但这丝毫没有挫伤李志伟对这项传统老手艺的痴迷和信心。对于老手艺传承,李志伟惦记着、守望着、期待着、努力着。他始终相信,用最好的材料和最用心的制作,该有的总会悄然而至。

如今,我区正在对砂陶这项传统技艺进行挖掘、抢救和保护,并引导手艺人制作砂锅、茶具等新品种,以拓展与现代审美情趣相适应的消费群体,使这一传统老手艺得以传承和发展。

记者手记

有一种美叫做“坚守”

砂陶制作技艺传承至今已有300多年历史,是中华民族古老文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如今砂陶产业正处在一个十分尴尬的生存环境中,一方面,产品面临着市场巨大的挑战;一方面,还在从事这个行业的多数人都是垂垂老者,而年轻人又不愿从事相关产业,这些传统老手艺后继无人,面临失传。

也许随着现代工业的发展,烘笼钵已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但我们也不可否认在那段旧时光里,它带给了我们无限的便利和温暖的回忆。

在这个什么都快速发展的时代,我们无法预知哪一种职业是“昙花一现”,也无法预知哪一种职业会“万古长青”。但我们始终相信,每一门技艺、每一种手艺,总有它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有一种美叫做“坚守”,李志伟和常正杰不仅传承着制作砂陶的技艺,更坚守着一个了不起的传统手艺。向他们致敬!向所有坚守老手艺的人致敬!

责任编辑:吴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