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味道

谭 燕

寒来暑往,秋收冬藏。十二月,裹挟着北风呼啸而来,虽然寒冷,却有着冬天独特的味道,于恬淡中孕育一碗碗烟火气,抚慰万千不如意,温暖世间凡人心。

冬天是静美的,带着秋天金风玉露的碎影,有着自己粉妆玉砌的纯粹,把一个季节的五彩缤纷婉约成清浅纯白的岁月诗行,描摹出淡雅的情调,沉淀为干净的怡然。褪去秋天的重彩粉黛,浅浅的颜色、疏朗的线条,素衣淡妆的冬天与人迎面相遇。

清晨,漫步于双桂湖国家湿地公园,青白的曙光与淡淡的晨雾交融在一起,朦朦胧胧,令人心旷神怡。缓缓流淌的时光似乎凝固了,身边每一个细节都真实地凸显出来。耳畔窸窸窣窣的落叶声、枝头鸟儿啾啾的呢喃声、鱼儿浮出水面的吐泡声……一切都那么静谧安然,契合着大自然的韵律。

一片落叶偶然落入掌心,纹理清晰、脉络分明,像是木叶的无声独白,诉说着对世界的依恋;一只雀鸟袅然掠过湖面,抖动厚实的羽翎,衔着一丝晨光,揉醒了慵懒静默的湖水,慢慢晕开一池的涟漪。冬天犹如一首典雅的乐章,在那湖面泛起的点点阳光中轻声哼唱,又似枝头挂满的音符,演奏出心底的那份宁静澄澈。

伫立湖边,静看万物,与自己的灵魂相依,感受着迎面吹来的冷风,冬天正一缕一缕,从时光的缝隙灌进来,有着说不完的故事。

街头小贩的吆喝声将满天纷飞的思绪拉回现实,空气中弥漫着香甜,那是烤红薯和糖炒栗子的味道,一热一甜熨烫着冬日的心灵。

锈迹斑驳的大铁皮桶,还覆着黑漆漆的炉灰。被碳火煨熟的红薯,堆成一朵花的形状,不怎么讲究地开在铁皮桶顶上。一个个饱满的红薯,在铁桶中经过炭火的洗礼以后,表皮焦黄,渗出糖浆;用手轻飘飘地撕开,露出里面金灿灿的内馅儿,既像是渗着油的咸蛋黄,又像是淌着蜜的点心糕,一股股新鲜的热乎气儿往外直冒,跟朴实的外表大不相同,有种说不出的惊艳。一口咬下去,绵软软、甜丝丝的,在嘴里窜来窜去,带着甘甜的软糯,从舌尖慢慢化开,暖洋洋的滋味由胃里传遍全身,足以忘却冬日的寒冷。

糖炒栗子,是冬天另一个宝藏美食。走近炒货店,“哗啦、哗啦”,店员翻炒着混入白糖粒的黑砂,栗子炒得越发油亮,诱人的香气让人垂涎欲滴。来上一份,装进牛皮纸里的炒栗子,身着棕色的“外衣”,油光锃亮,像一颗颗甜蜜的小子弹,蓄势待发。皮薄得一捏便开,沙糯密实,所有储藏其中的甜蜜莹润都在唇舌间霎那绽放,缭绕口中,回味无穷。

四方食事,不过一碗人间烟火;天寒地冻,一碗热粥、一盘热菜,就是最大的幸福。清晨的热豆浆、刚从蒸锅里拿出来的小笼包、楼下馆子的热汤面,以及下班后手中热乎乎的奶茶,和家人朋友围聚一团的火锅……有食物的地方、有人的地方都热热闹闹地蒸腾着冬日里的烟火气。冬天的寒冷,大概就是为了让我们懂得,温暖是多么的珍贵。

家人闲坐,灯火可亲,这也是冬天里最浪漫的味道。菜在锅里欢快地“咕嘟、咕嘟”,锅边蒸腾出一丝丝热气,谈笑声也都飘着白气儿,这便是人间烟火气,在此刻具象成了实体,描摹着平凡生活里的爱与温暖。

走过春的明媚,踏过夏的繁盛,醉过秋的旖旎,我们又相约在这个最简约、最素雅、最纯粹的冬日时光。久经浮华的心需要沉浸,来安享静谧时光;清冷孤寂的魂需要温暖,去体味冬日烟火。

责任编辑:吴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