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世深情献给党

曾小燕

我的母亲出生于1946年3月,幼时家里极其贫困。可在母亲8岁时,外公毅然将她送进学校念书,说新社会的女孩子只有读了书识了字,长大才能建设新中国。

母亲很争气,努力学习文化知识,功课总是名列前茅。可是母亲没有再继续上初中,因为她还有四个弟弟妹妹,家里供不起了,但母亲依然是村里文化知识学得最好的姑娘。

不知从何时起,母亲年轻的心中住进了一团火。那时,村里来了电影放映队,让她开阔了眼界。母亲先后看了《苦菜花》《白毛女》《闪闪的红星》《江姐》,还看了《上甘岭》《英雄儿女》。母亲慢慢懂得多了,心里敞亮了,她从电影里知道了旧社会的万恶,知道了共产党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牺牲了无数革命烈士,才换来了一个崭新的中国。追求进步,力争成为一名共产党员,也成为了母亲当时最大的心愿。

这颗种子在母亲的心里生根发芽,蓬勃生长。她学着电影里的情节,带领村里的青年排演话剧,组建女子民兵队,开办夜校,把燎原公社八一大队万安村的文化生活搞得红红火火。母亲的嗓音条件特别好,每看一场电影,里面的插曲都会在母亲的带动下迅速传唱。“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上甘岭》的插曲《我的祖国》是母亲最爱的歌。

万安村的村支书发现了母亲这棵好苗子,鼓励她加入团组织,并将她作为入党积极分子重点培养。母亲17岁那年,她如愿成为万安村第一任团支部书记。18岁,母亲与我的军人父亲相恋。在部队的父亲给母亲寄《新华字典》《毛泽东选集》,鼓励她向更高的人生境界奋进,母亲把毛主席写的《为人民服务》和《愚公移山》背得滚瓜烂熟。我父亲的鼓励和支持也更加坚定了母亲入党的信念。

1966年6月30日,经过党组织三年的培养与考验,20岁的母亲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了一名正式党员。党旗下宣誓的那刻起,她就告诉自己必须兑现承诺,一生忠于党、忠于人民,永不叛党。没有走出“农门”的母亲,用打猪草、捡狗粪和绞袜子挣来的钱,按时缴纳党费,从伍分到两角再到伍元,母亲每月都如数上缴党组织。那一年年底,母亲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梁平县光辉(后改名安宁)公社,成为了一名青年干部。

母亲终于可以真正为人民服务了。做青年干部期间,性格开朗的母亲保持火热的干劲,带领公社各个团支部和党支部开展活动,发展新团员和入党积极分子。母亲珍惜每一次在党校学习的机会,就像小时候上学堂一样认真,党的建设、党的基本理论、党员的职责义务,深深扎根在母亲的脑海里,以至于每次谈起党的知识和历史,母亲都会滔滔不绝。

母亲20岁成为青年干部,到她退休,先后担任梁平县光辉(后改名安宁)公社团支部书记、妇女主任和城西乡党委副书记等职务。35年,母亲无论在哪个岗位,都恪尽职守,敢于亮出党员身份,时刻牢记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母亲的身体是孱弱的,但她从不因此懈怠。她耐心解决村民的家庭矛盾,为妇女同志争取权利;她下乡检查农业,三伏天顶着烈日在田间地头认真指导;她工作时常常忘了时间,夜深了才打着火把回家,稍作洗漱,又开始在煤油灯下写写画画,记录一天的工作。有一次,她因为下乡太晚被村民热情留宿,第二天才想起一双年幼的儿女独自守在公社的大门口。等她心急火燎赶回家,发现我和哥哥睡在公社大会场的长条凳上,她抱着一双儿女自责不已。

因为母亲工作忙,我和哥哥小时候总被放在乡下外婆家生活。上小学后,母亲又把我们兄妹俩丢给了刚刚转业回家的父亲。在我的记忆里,母亲一直是一个忙碌的人,她不像一个母亲,而更像一个男人,总在下乡检查工作,解决乡亲的问题;总在书桌前,奋笔疾书直至深夜。我们最大的快乐,是母亲在偶有的闲暇里,教我们唱《我的祖国》。她也会给我们讲电影里的故事情节,告诉我们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那一段历史故事。

母亲把她蓬勃的青春和生命,交付给了党,交付给了需要她的老百姓,她用一生的勤勉和无私,诠释了一个普通党员的忠诚担当和初心使命。退休后的母亲,依然对党倾注深情,坚持参加党支部的组织生活,按时向组织缴纳党费……上了年纪的母亲,像她父亲那时一样,时常在我们面前念叨:“咱们能过上衣食无忧的好日子,离不开共产党的领导。”

母亲75岁生日那天,我第一次和她聊起了党的历史和党的百岁诞辰,也聊起了她的入党经历。我问母亲的党龄有多长,母亲响亮地告诉我说:“55年啦!”我又问母亲这一生最大的骄傲是什么,母亲自豪地说:“是共产党员的身份!”

我瞬间泪目,是呀,母亲把半世深情献给了党!

责任编辑:蒋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