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特殊的遗嘱

陈学芬

“党史学习教育开展以来,我感触颇深。共产党员无论年龄大小,无论职位高低,他们都有着坚定的信念,为了党和人民的事业默默奉献一切。尤其是我妻子的爷爷陈万金,一位农村老党员一生的事迹和临终的遗嘱,激励着我更加坚定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决心……”

这是在中共重庆市梁平区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支队总支部委员会的一次党史学习教育专题读书班集中学习研讨时,入党积极分子孙黎的一段发言。

这段话让参加学习的全体党员和其他入党积极分子无不为之动容,我也对陈万金这位老党员的事迹有了兴趣。

于是我便去追寻这位老党员走过的足迹,追述他一生为党的事业奋斗以及为人民服务的情怀……

陈万金出生于1932年8月,是回龙镇民胜村的一位普通农民,1960年10月31日,他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他有七个儿女,在那个贫穷的年代,想把一大家子养活靠的就是勤劳和吃苦。1970年冬,陈万金夫妻俩自己烧砖修建了一座3间砖木结构的房屋,在当时是远近闻名的“豪宅”(如今却在邻居们高楼的掩映下显得格格不入)。他的妻子因积劳成疾在1981年去世。妻子去世时,大儿子和二儿子刚成家另立门户,家里还剩下四个上学的儿子和一个年幼的小女儿。那几年,陈万金又当爹又当娘,含辛茹苦地拉扯着儿女们长大,把子女培养得正直、善良。

陈万金年轻时是村里的一名会计。工作中,陈万金坚持真理、坚持原则,无论谁报账,没在村“两委”计划之类的一律不报、没有支出明细的一律不报。因此,他被别人取了一个“铁公鸡”的绰号。当然,陈万金也无愧这个绰号,多年来把村里的账务管理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2002年春,民胜村村“两委”领悟到:要想富必须先修路。村里最近的组距离镇上有2公里,远一点的组有5公里左右。村民运送农资产品一直是靠肩挑背扛。于是村“两委”采取“一事一议”召集村民筹资筹劳,准备修建公路。由于修路要毁田占地,靠山吃饭的村民视田土如父母,不少村民百般阻挠。

七十岁的陈万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于是自己挨家挨户给村民做工作,让他们积极配合村“两委”修建公路。陈万金说:“现在大家还年轻,能背得动走得动,年龄大了呢?大家都有老的时候,没有路就不会有发展,路修好了车子才能通到各村各户,种出的粮食、蔬菜才方便运出去卖钱。大家不能只为自己考虑,也要多为后辈们作打算,难道让他们继续走我们的老路吗?”陈万金的一席话说得大家终于开了窍。

村里终于开始修建公路了。村“两委”在规划线路中,尽量保证公路每家入户,规划到陈万金所住的院子时,大家停下了。因为陈万金所住的院子有好几户人,家家都希望路修到院坝,可问题是一进院坝,路就直对陈万金家的堂屋,在农村这是有所顾忌的,所以规划工作暂时停了下来。陈万金了解到暂停的原因后哈哈大笑道:“原来是这事儿啊,别人担心一把利剑对着堂屋不好,可我不信。修路是好事,该怎样规划就怎样规划。”说完后,还和村民打趣道,新公路像是一条绸带飘到自己屋里,自己将延年益寿才对。

如今,陈万金的子女们都在城里买了房,子女们也一直劝老人一同进城居住,安享晚年。陈万金却总是说自己进城了什么用也没有,留在老家依旧是一名共产党员。陈万金也一直用实际行动践行着自己的承诺。

在老家,陈万金积极参加村里各项组织生活和力所能及的义务劳动,无论刮风下雨,还是严寒酷暑,没有特殊原因从没有无故缺席,有事情也必须请假。自从村里开展乡风文明以来,年迈的陈万金每天吃了早饭后,便会拿起扫帚打扫院坝和公路,他家门前一公里左右的路段是没有一点垃圾的。

2019年,村里争取到乡村振兴亮化工程,在公路边安装路灯方便村民夜晚出行。施工到陈万金院子外边时,因为要立杆子,陈万金的邻居死活不准施工。线桩既没有对着邻居屋门,也没影响到邻居其他,可邻居不说理由就是死活不让。组里和村“两委”多次做思想工作,可邻居就是不答应。几天后施工队再次施工,邻居依旧阻挠。87岁的陈万金看不下去了,从施工人员手里拿过工具,“我来挖,看谁敢来阻挡。”就这样一个线桩洞老人一上午才挖好,修建工作才得以继续开展。

2021年3月20日,初春的山村,夜很宁静,没有虫鸣也没有狗叫。连绵的细雨轻轻地拍打着这座已有51年之久的青砖木瓦结构的房顶,亦能声声入耳。

年前,儿女们把陈万金接到城里过年,这几天他突感不适。陈万金拒绝进医院,坚持要回老屋。子女们围坐在床前,暗淡的灯光印着陈万金苍白的脸,老人微眯着眼睛,呼吸急促。半夜时分,陈万金微微睁开眼睛后想掀被子,但没有掀开。看着老人着急的样子,四儿子忙上前揭开被子,双手握着老人的手,问他想要什么?老人指着胸前衣服的包里,四儿子伸手从老人衣袋里摸出一个红色本本,是“中国共产党党员党费证”。四儿子把“党费证”放在陈万金手里,老人用颤抖的双手捧着,吃力地说:“你看上面的党费交到什么时候了?我走后,你要去村里把我所欠的党费补齐。以后,你们也要勤俭持家、遵纪守法,清白做人、干净做事,牢记做人要扛责任有担当,不要给国家添麻烦……”在逐渐微弱的声音中,陈万金老人安详地闭上了双眼。

一位90岁高龄的普通党员,一世清贫持家,一生为人正直。他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却用朴实践行着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在弥留之际对子女交代的不是遗产,不是牵挂,而是要求子女为他补缴所欠的党费,嘱咐后辈要有责任感有担当……

在这个和平年代,我们虽然远离了战火与硝烟,不需要随时面临生与死的考验,但时刻面临着信仰与理想的考验,面临着时代与变革的考验。陈万金,一位耄耋老人不图安享天伦,自始至终铭记自己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展现出朴实无华的品格和坚定的信念,让我为之敬佩。

老人的一生是平凡的,却无时不透着伟大;老人的故事是平凡的,却无处不彰显着共产党员的无私和大爱。

陈万金,一个不起眼的名字,一名普通的共产党员,在梁平大地践行着诺言,知行合一、绽放光芒,生如春木之伟岸,逝如秋叶之静美!

责任编辑:蒋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