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镜头筑成永存的“山河印记”——曾卫民以影像致敬梁平区抗美援朝志愿军老兵

抗美援朝志愿军老兵刘伦官。

抗美援朝志愿军老兵谢永孝。

抗美援朝志愿军老兵王凤英。

曾卫民。

抗美援朝志愿军老兵蒋基富(右)。

抗美援朝志愿军老兵龚国平(右)。

本网记者 杜 杭

“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为祖国,就是保家乡……”

71年前,一首雄壮激昂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军歌》响彻祖国大疆南北。据相关资料统计,在1950年10月至1956年3月期间,我区先后有1.3万余名热血青年同全国无数优秀的华夏儿女一起,响应毛主席“抗美援朝,保家为国”的号召,告别亲人和家乡,参军入伍,奔赴朝鲜。他们当中,有的亲历了近3年的抗美援朝战争,有的参与了停战后5年的恢复与重建工作。对于他们来说,那是一生都无法忘却的峥嵘岁月,也是值得永远铭记的家国记忆。

曾卫民曾在空军航空兵部队服役近10年,因业务关系学得一手摄影技术,转业后少有时间拿相机,临近退休才又重拾摄影,现为国际摄影家联盟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重庆市摄影家协会高级会员,也是梁平区资深的摄影家之一,其作品曾获国内外多项摄影大奖。正值党的百年华诞,他将镜头对准了我区100多名抗美援朝志愿军老兵,以光影讲述了一段鲜活而滚烫的岁月故事,用镜头筑成了永存的“山河印记”。

一个义不容辞的选择

谈及此次创作初衷,曾卫民说,这缘起于2017年9月他在山西平遥参加第17届中国平遥国际摄影展。在那次摄影展上,曾卫民偶然观赏到两组以抗日战争为主题的照片,照片上老战士饱经时代沧桑的脸庞令他十分难忘。

“在梁平,参加过战争的老兵有多少?他们现今的生活如何?那段战争岁月给他们的人生带来怎样深刻的影响?”一个记录战争老兵生活状态及人生故事的拍摄计划,像一颗种子在曾卫民心里生根发芽。

这是一个大胆的设想,也是一个令人奋进的计划。2020年下半年,曾卫民正式开始筹备此次拍摄工作,锁定的对象,便是祖籍梁平、从梁平入伍或异地入伍、复员转业到梁平工作,并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或朝鲜战后重建工作的志愿军老兵。

但,人海茫茫,寻找与探访困难重重。

所幸,这一拍摄想法得到了区委宣传部、区文联等部门的大力支持,并通过2020年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的颁发,他成功寻找到了拍摄对象,也因此,一组触动人心的数据浮现眼前: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共有298名梁平籍志愿军牺牲在朝鲜战场,入朝作战的梁平籍志愿军中,有4人被记大功,12人荣立一等功、47人荣立二等功、488人荣立三等功,他们是那场残酷战争的勇士和英雄。而如今,全区的志愿军老兵已为数不多,且均为年满90或年近90岁的老人,他们生活状态不一,采访与探访必将困难重重。

但曾卫民却愈发笃定了心中的想法:“这将是一次意义非凡,且义不容辞的拍摄。”曾卫民坚信,这些志愿军老兵每个人身上都会有一段讲不完的故事,而每一段讲述,都将是一份沉甸甸的记忆,不管有再多困难,他也将坚定完成这件事的决心与信念。

一次只争朝夕的拍摄

曾卫民将此次创作的过程描述为“抢救式”拍摄。其原因在于这些志愿军老兵们都年岁已高,且有的还身患重病,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寻找、联系到他们。在多方努力下,曾卫民了解到,当前,在梁平境内,符合拍摄条件的抗美援朝志愿军老兵共近300人,但由于所在地域、身体条件等原因,可实现拍摄的只有150多人。

确定了拍摄对象,从今年年初起,曾卫民开始根据信息逐一进行走访、拍摄。而在此之前,他已经通过阅读观看与抗美援朝战争有关的电影与书籍做好了充足准备。150多位志愿军老兵,涉及全区33个乡镇(街道)、110余个行政村(社区),曾卫民花费近半年的时间,行程3000余公里,用脚步丈量了家乡的土地,并下万州赴忠县,最终完成了136名志愿军老兵的采访拍摄任务,拍摄了近100GB的影像素材,写下两万余字的采访笔记。

“我自己制作了采访表格,每天按照地域划分逐一走访,白天拍摄,夜晚倒片选片、建文件夹、整理笔记和素材,小结当天拍摄情况和问题,每天最多可以拍摄六七名老兵。”曾卫民说。

与年迈的老兵沟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的老兵由于思维、听力开始退化,采访需要花费大量时间。但曾卫民说,这些老兵尽管久经沧桑,甚至身体孱弱,但只要讲起当年抗美援朝时的故事,依然精神抖擞、热血沸腾,每人身上的故事都令人感怀至深。

今年90岁的刘伦官于1949年参军,1950年11月首批入朝作战,在前线担任机枪射手。1952年11月,在浴血奋战的上甘岭战役中,刘伦官英勇杀敌,他的右腿被炸弹炸伤,荣立三等功。

今年91岁的谢永孝于1951年参军,1951年5月入朝作战,在前线担任轻机枪手,参加了清川江战役和多次阻击战、反击战,在1952年的上甘岭战役中,左手受伤后仍孤军奋战,掩护部队安全转移,荣立二等功。

这两位老人,回国后均默默无闻,一个为普通工人,一个是朴实农民,他们默默扎根平凡的岗位60多年。而令人振奋的是,正是这次拍摄,使得两位曾为同一部队参加过同一战役并在战后在同一荣誉军人疗养院休养的战友,在阔别60多年后重逢。他们已至耄耋,战友相见,两位老人高兴得仿若孩童。

就是这样一颗颗闪耀的赤子之心,令拍摄时的曾卫民深受感动。在已拍摄136位志愿军老兵当中,年龄最大的已有97岁,年龄最小的也有83岁,当镜头对准一张张饱经沧桑的脸,一双双深邃的眼睛,虚化掉多余的外界环境和琐碎的生活场景,老兵们坚毅不屈的果敢气概、独特的中国军人气质便呼啸而出,每一个神情与细节都与过往的峥嵘岁月遥相呼应。

一段定格不朽的故事

惟有记录,方能铭记历史。而摄影就好像一部纪录大片,再现了那段沧桑的过往,讲述着不能忘却的故事。

近日,这一批真实记录和艺术性反映志愿军老兵生活形象和精神风貌的影像作品以“致敬——梁平区抗美援朝志愿军老兵”为主题,在梁平区人民广场展出。曾卫民将拍摄的老兵肖像、翻拍的战争旧照,以及拍摄的老兵们珍藏的军功章、纪念章、立功喜报、优秀射手证等军旅生活老物件,按照人物划分,精选出100份,用摄影的艺术语言逐一还原及展现,仿佛定格民族肖像一般,用镜头筑成了永存的“山河印记”。

“太震撼,太有感染力了。志愿军老兵们的精神面貌饱经风霜却又豪情不减,就好像回放着那段民族历史,我看得几次热泪盈眶。”“这是最好的教育,我们一定要铭记历史,珍爱和平,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永远铭记这些伟大的民族英雄。”观赏摄影展的市民们动情地说。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在这个和平年代,那些战场上冲锋的号角、勇敢的拼杀、英勇的牺牲仿佛离我们很远,但在抗美援朝志愿军老兵的生命里,那一幕幕纷飞的战火、滚滚的烽烟、热火朝天的重建场景却依然记忆犹新。他们弯曲的腰背曾挺起民族的脊梁,他们沟壑般的皱纹铭刻着不朽的战争史诗和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他们是最可爱的人。

这组极具厚重感的摄影作品在我区展出期间受到了广泛关注。曾卫民说,接下来,这组专题摄影作品还将在重庆主城区隆重展出。届时,一代人身上鲜活滚烫的“山河印记”,波澜壮阔的历史篇章将激励更多人砥砺奋进,勇敢前行。

本版图片由曾卫民提供。

责任编辑:蒋盛